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竞技同人 > 狩魔领主 > 第八百九十四章 秘会

狩魔领主:第八百九十四章 秘会

小说:狩魔领主作者:死翼耐萨里奥

    我们的法师呢?

    查理二世望了望走廊,因为这种时候,皇室的魔导师肯定也要随行的。

    守护骑士莱姆楞了一下,随后有些迟疑的回道奎奥领主说魔导师在作战前可以为后勤分担很大负担,因此让卡雷顿和图里安魔导师都去城外的镇子协助搬运物资了

    一旁的查理二世定在那里好几秒,最终叹了口气奎奥领主对战争的理解和把握是我比不了的,现在能救这个国家的只有龙族了,他既然这么安排了,那自然是有道理的

    这话听上去是对莱姆说的,可实际上是在劝服自己。站起身的时候,查理二世的面容很是憔悴。此时赶路还不需要换上沉重的铠甲,他提早便穿上了适合赶路的便装,因此直接跟着莱姆走向了城外。

    为了节省资金,凑出作战用的经费,皇宫内的仆人都被遣散了许多,因此一路走出去,熟悉的走廊与大厅都空荡荡的看不到人。许多原本摆在这里的油画或装饰都变卖一空,这倒是能看出查理二世对战争的决心。

    走到皇宫外的时候,已经哭成泪人的皇后带着四个孩子站在白色的阶梯前。查理二世声音哽咽的和他们告别,随后直接骑上了那匹白马,在前后上百名皇家骑士的保护下朝城外而去。

    我会让奎奥领主留下一位魔导师守护你们的安全的。

    这是查理二世告别的话语,大王子和二王子年纪都不大,只能留在皇城,年幼的克劳瑞斯公主和罗琳依偎在母亲的身边,望着他们的父亲走上了未知的征途。

    希望我还能回来还能坐在那王座之上

    查理二世扭头回望那主体为白色的皇宫,心中不住的想到。不过看到眼前这些沉默的骑士,他却愈发觉得迷惘起来自己现在,到底算是为何而战呢?

    5月23日,拉耶纳城外。

    穆尔伯爵翻身下马,旁边的仆从赶紧过来搀扶。不过这位伯爵腿脚还很利索,他下马之后唯一觉得不舒服的就是裆部——从领地过来的烂泥路最近这段时日根本走不了马车,因此他才咬牙骑马赶到了这里。

    目光扫了旁边的诺拉一眼,这位伯爵出声道这里能见到首相大人?

    诺拉摇摇头,直接带着一行人进了面前的军营。通过重重关卡后带着穆尔伯爵进入了军营的核心区域——索德洛尔的指挥营帐。

    报告司令!中央情报局特勤三科诺拉,奉命带穆尔伯爵抵达军营,请求会见!

    哦?里面的声音迟疑了一下,随即道批准,让他们进来。

    听到索德洛尔的声音,一路表情平静的诺拉终于有些激动了起来——其实穆尔伯爵自己进来就行,但她为了性小说sodu能见索德洛尔一面,终归还是没忍住,小小的利用了一下这个机会

    营帐很简单,但一切归整有序,干净异常。穆尔伯爵从进了军营就一直在四下观察,在这里他看不到军营里惯有的脏乱差,甚至可以说这座军营的平均卫生水平,比自己的庄园也没差哪儿去。

    看到索德洛尔挺拔的身影,穆尔伯爵立刻行礼,但他没注意到旁边诺拉在旁边狂眨眼睛。索德洛尔有些无奈的望了这位泰夫林一眼,冲着穆尔回礼伯爵,首相大人和您的会见安排在了下午,不过并不是在这里

    罗迪名让穆尔进入幕僚团队,因为马路只有一条,所以索德洛尔首先便要让对方来拉耶纳城进行中转,而此刻和穆尔伯爵的对话,更是为了简单的敲打一下对方——决战可能最近几日就要在恩里克城展开,艾弗塔的部队正在修建通往恩里克城的道路,拉耶纳城算是当前的后方基地,而首相大人目前在兰尼斯镇。

    故意透露的信息让穆尔的脑海中很快便浮现出一副战略地图来,他之前推测拉耶纳城会是决战区域,但艾弗塔推进太快,听上去似乎还主动选择了恩里克城作为决战场地

    对于内行来说,这句话里的门道可就大了。

    战争的主被动关系往往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胜负,当一方能够主动选择战场时,另一方往往会处于绝对劣势之中,但穆尔现在很不解既然选择恩里克城作为战场,为什么现在还在放任皇室的部队朝那里汇集兵力?

    他知道对方透露信息就是有考校的意思,因此回问的问题也很关键是打算提前突袭恩里克城么?就像对拉耶纳城所做的这样?

    索德洛尔没有正面回应,只是笑了笑您可以和首相大人讨论这些问题,我只负责执行,不能透露更多。

    他其实对穆尔是有些崇敬的,但这种情绪此刻不能显露出来。毕竟索德洛尔当前是艾弗塔军队的司令,可不是以前那个不知名的小男爵了。

    这种交谈你来我往几句,其实多为熟悉和客套,之后穆尔便被安排去军营吃顿便饭,并安排下午赶往兰尼斯镇。

    他一走,诺拉便不顾形象的扑进了索德洛尔怀里,后者被这样的热情搞得身体都有些僵硬,有些着急道快下来这要是让人看到可就不好了

    但诺拉听觉灵敏,自然知道外面没人过来,便大胆的挂在他身上表达着自己的相思之情。

    索德洛尔和她约会没几次,自己以前也没谈过恋爱,因此这样的场面让他也有些无措——可诺拉在情报机构,整天学习都是如何与各类人物相处,因此在这方面就算不懂,学也学会了不少她故意在索德洛尔身上扭动几下,仰起脸来直接吻了过去,后者这才算停止废话,老老实实的享受起了战争时期短暂的安逸。

    不过两人都还算克制,没有在营帐里做别的事。而到了下午一的时候,诺拉便和索德洛尔告别,继续带着穆尔伯爵北上,赶往兰尼斯镇。

    在军营食堂吃过饭的穆尔伯爵可谓大开眼界,他以前还没见过这么有章法的军营。不过一切惊奇,都在他踏上卡车后都化为了惊吓——卡车不过行驶了一个小时,波尔多河便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这就到了?

    这段路就算骑快马也要一天才能赶到,可现在才过去了多久?头的太阳好像都没偏斜多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